1. <table id="ntnt7"></table>

      <form id="ntnt7"></form>
      <var id="ntnt7"><mark id="ntnt7"><cite id="ntnt7"></cite></mark></var>
      <form id="ntnt7"></form>
          <wbr id="ntnt7"></wbr>

          <listing id="ntnt7"><small id="ntnt7"><var id="ntnt7"></var></small></listing>
          <bdo id="ntnt7"></bdo>
            <nav id="ntnt7"></nav>

            首頁|新聞|快訊|醫訊|資訊|頭條|健康|科技|旅游|經濟|娛樂|投資|文化|書畫

            當前位置:中華健康網 > 新聞資訊 >

            三年虧損28億的叮咚健康,“燒錢”引流是長久之計嗎?

            時間:2022-03-22 16:25:17   來源:銀柿財經

              自從送藥上門服務興起以來,銀柿財經記者家里的常備小藥箱就空了不少,畢竟大多數的常用藥都能隨叫隨到,即使難免遇到個頭疼腦熱的時候,手機上下個單也能應對過去。 其中,承諾24小時不打烊,28分鐘送達的叮當快藥,這于對有臨時用藥需求的人來說,簡直就是解決了“剛需”。

              如今,叮當快藥的母公司叮當健康科技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叮當健康”)也正計劃上市,近日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書。

              在港股阿里健康(00241.HK)、京東健康(06618.HK)和平安好醫生(01833.HK)等數字大健康巨頭“環伺”之下,叮當健康能否走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呢?

              三年虧損近28億?

              雖然不像上述提到的三家港股上市公司這般知名,但是,叮當健康也絕非出身草莽的無名小卒。公司的創始人,也是現任執行董事、董事會主席兼總裁楊文龍,同時也是仁和(集團)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沒錯,這家仁和(集團)發展有限公司就是A股上市公司仁和藥業(000650.SZ)的控股股東,楊文龍也是仁和藥業的實控人,為大眾熟知的女性洗護用品婦炎潔、兒童感冒藥優卡丹以及周杰倫代言過的閃亮滴眼液均出自仁和藥業。

              目前,楊文龍間接持有叮當健康50.48%的投票權,也是公司的控股股東。叮當健康的第二大股東為招銀國際,持股7.28%。

              目前,叮當健康主要從事三方面業務:一是“快藥”,也就是送藥上門服務,在17個城市的348家智慧藥房組成的覆蓋地區內,提供7x24小時服務,承諾28分鐘送達產品;二是通過互聯網億元及醫療團隊為用戶提供7x24小時在線診療服務。招股書披露,公司的醫療團隊主要包括18名全職醫生、73名兼職醫生,還有與第三方醫療機構合作的800多名外部醫生,427名藥師等;三是慢病與健康管理,是為了補充前述的兩項服務,提供包括用藥和劑量指導、處方續方等服務。

              招股書披露,按照2020年收入劃分,叮當健康在中國數字零售藥房市場中排名第三,占據了1.0%的市場份額,排名前兩位的公司分別占據了9.7%和6.6%的市場份額。若以即時到家數字藥房業務論,同樣按2020年收入計,公司則以10.1億元的收入排名第一。

              2019年~2021年,叮當健康分別錄得營業收入12.76億元、22.29億元和36.79億元,同期凈虧損分別為2.74億元、9.20億元和15.99億元,三年累計凈虧損高達27.93億元。同時,叮當健康的收入增長率和毛利率三年持續下降,而凈利潤率也隨著凈虧損的擴大而下降。

              

            三年虧損28億的叮咚健康,“燒錢”引流是長久之計嗎?

              值得注意的是,叮當健康的經營現金流在近三年持續凈流出。2019年~2021年流出凈額分別為2.66億元、1.93億元和2.96億元。公司在招股書中稱“倘我們確認現金需求超出手頭現金,則我們可能尋求發行債務或股本證券或取得信貸融資”。

              叮當健康2019年發行優先股籌資4億元,2020年發行優先股籌資8.25億元,2021年發行優先股籌資27.40億元。

              歷年凈虧損實際上有一部分來自于優先股公允價值變動,三年經調整后的凈虧損分別只有1.23億元、1.49億元和3.30億元。

              

            三年虧損28億的叮咚健康,“燒錢”引流是長久之計嗎?

              “燒錢”引流有成效?

              壓縮叮當健康利潤空間的因素還有高昂的銷售費用。

              2019年~2021年,叮當健康銷售及市場推廣開支分別為2.78億元、4.41億元和8.35億元,銷售費用常年占公司營業收入的20%左右。于此相比的數據有,2020財年,京東健康銷售費用率為7.4%,阿里健康為7.9%。

              叮當健康的銷售費用主要用在了員工成本、推廣及廣告開支兩項上,員工成本包括銷售人員薪資、福利等,推廣及廣告開支包括品牌推廣活動以及搜索引擎及其他線上平臺的按點擊付費或基于流量的廣告活動。

              

            三年虧損28億的叮咚健康,“燒錢”引流是長久之計嗎?

              和阿里健康、京東健康背靠國內前兩大電商平臺,無需為流量擔心不同,叮當健康并不具備互聯網基因,需要持續“燒錢”引流。

              2019年~2021年,叮當健康自營線上平臺注冊用戶總數分別為2120萬、2730萬和3300萬,平均月活躍用戶數分別為140萬、220萬和210萬。

              

            三年虧損28億的叮咚健康,“燒錢”引流是長久之計嗎?

              同期自營線上平臺的醫藥健康業務ARPU(每用戶平均收入)分別為98.3元、129.0元和132.2元。顯然,“燒錢”引流帶來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叮當健康的獲客成本仍然居高不下。2019年~2021年,公司自營線上平臺線上直銷平均用戶獲取成本分別為10.3元、6.9元和18.2元。

              叮當健康解釋稱,2020年獲客成本下降主要由于新冠肺炎暴發期間同期消毒相關產品及個人日常防護材料通過線上零售需求大幅增加所致。而2021年獲客成本增加主要由于公司為提升品牌知名度與各種線上平臺開展額外合作所致。

              此外,招股書中的這段話,也引起了記者的注意:

              公司在招股書中表示“我們的快藥服務供應及其他醫療服務供應協同整合以創建一個閉環業務模式,使得我們能夠提高品牌形象并為用戶提供更好的服務”,“由于我們服務供應所提供的的高質量用戶體驗提升我們交叉銷售其他藥品以及醫療健康產品的能力,因此其他服務共贏的用戶是我們快藥服務供應的潛在買家”。

              然而,近三年來,叮當健康的總銷售訂單和總咨詢量卻有著不小的差距。

              

            三年虧損28億的叮咚健康,“燒錢”引流是長久之計嗎?

              也就是說,用戶主要還是奔著買藥來的,來咨詢或是開處方的用戶僅僅是少數。招股書中提出的協同整合以創建的業務閉環意思,是否可以理解為,在線診療服務以及慢病與健康管理為快藥服務做補充,叮當健康更多的還是一個線上藥房的角色。

            (責任編輯:華康)

            熱點聚焦

            最新閱讀

            熱門排行

            免费人成在线观看网站体验站,我在公交车被,国产AV三区在线

            1. <table id="ntnt7"></table>

              <form id="ntnt7"></form>
              <var id="ntnt7"><mark id="ntnt7"><cite id="ntnt7"></cite></mark></var>
              <form id="ntnt7"></form>
                  <wbr id="ntnt7"></wbr>

                  <listing id="ntnt7"><small id="ntnt7"><var id="ntnt7"></var></small></listing>
                  <bdo id="ntnt7"></bdo>
                    <nav id="ntnt7"></nav>